大興區人民醫院2007—2017年肝功能異常住院患者疾病譜

來源:用戶上傳      作者:秦旭 馬麗 侯志云

  [摘要] 目的 分析2007—2017年大興區人民醫院肝功能異常疾病譜的變化趨勢,為指導臨床經驗性診斷和有效干預提供參考。 方法 回顧性分析2007年1月至2017年12月北京市大興區人民醫院因肝功能異常住院的患者2009例的臨床資料,統計2007—2017年的疾病譜構成,以及2007—2017年排名前4位的疾病占比、性別構成和年齡分布的變化趨勢。 結果 2009例患者共涉及9種疾病,排名第1位者仍為病毒性肝炎,其次為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藥物性肝損害和酒精性肝病等,出院時仍有3.09%的患者未能明確病因。2007—2017年,病毒性肝炎的占比呈下降趨勢,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藥物性肝損害、酒精性肝病的占比均呈上升趨勢;病毒性肝炎和酒精性肝病患者男性比例始終高于女性;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患者中男性比例呈上升趨勢,女性比例呈下降趨勢;藥物性肝損害患者中男女比例處于小幅波動狀態,未發現明顯變化趨勢。2007—2017年,病毒性肝炎患者始終以老年人居多,青少年占比逐年降低;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和酒精性脂肪肝患者中,老年人占比呈下降趨勢,青中年人占比呈上升趨勢;藥物性肝損害患者中青少年和老年人占比呈上升趨勢;未發現酒精性脂肪肝患者中有青少年。結論 肝功能異常的疾病譜中,以往發病率占絕對比例的病毒性肝炎正呈下降趨勢,而非感染性肝病的發生率正在悄然上升,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藥物性肝損害、酒精性肝病等疾病不可忽視。
  [關鍵詞] 肝功能異常;疾病譜;病毒性肝炎;流行病學
  [中圖分類號] R575.1          [文獻標識碼] B          [文章編號] 1673-9701(2021)07-0152-06
  Disease spectrum of inpatients with abnormal liver function in People′s Hospital of Beijing Daxing District from 2007 to 2017
  QIN Xu1   MA Li2   HOU Zhiyun1
  1.Department of Infectious Diseases, People′s Hospital of Beijing Daxing District, Beijing   102600, China; 2.Department of Gastroenterology, People′s Hospital of Beijing Daxing District, Beijing   1026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changing trend of the disease spectrum of abnormal liver function in the People′s Hospital of Daxing District from 2007 to 2017, and to provide references for guiding clinical empirical diagnosis and effective intervention. Methods The clinical data of 2009 patients hospitalized with abnormal liver function from January 2007 to December 2017 in People′s Hospital of Beijing Daxing District were retrospectively analyzed. The composition of the disease spectrum, the proportion of the top four diseases, gender composition, and age distribution between 2007 and 2017 were calculated. Results The 2009 patients involved nine kinds of diseases. The first one was still viral hepatitis, followed by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drug-induced liver damage, and alcoholic liver disease. At the time of discharge, 3.09% of patients still had no clear cause. From 2007 to 2017, the proportion of viral hepatitis was on a downward trend, and the proportion of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drug-induced liver damage, and alcoholic liver disease were all on a upward trend. The proportion of men with viral hepatitis and alcoholic liver disease was always higher than that of women. The proportion of men in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patients was on a upward trend, and the proportion of women was on a downward trend. The proportion of men and women with drug-induced liver damage fluctuated slightly. No obvious change trend was found. From 2007 to 2017, the majority of viral hepatitis patients were the elderly, and the proportion of adolescents decreased year by year. Among the patients with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nd alcoholic fatty liver, the proportion of the elderly was on a downward trend, and the proportion of young and middle-aged people was on a upward trend. The proportion of adolescents and elderly in patients with drug-induced liver damage was on a upward trend; no adolescents were found in 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Conclusion In the spectrum of diseases with abnormal liver function, viral hepatitis, which had an absolute incidence in the past, is decreasing, while the incidence of non-infectious liver diseases is quietly rising.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drug-induced liver damage, and alcoholic liver disease cannot be ignored.   [Key words] Abnormal liver function; Disease spectrum; Viral hepatitis; Epidemiology
  臨床上肝功能異常的發病原因十分復雜,而患者早期可能并無明顯癥狀,或臨床癥狀為非特異性的,難以明確診斷。但是,這些隱匿性致病因素可持續反復地刺激肝細胞,導致肝細胞嚴重損害,進而引起肝臟形態結構和功能異常,此時患者可能出現嚴重的并發癥和后遺癥,增加死亡風險。因此,肝功能異常疾病譜的研究對于早期診斷和干預尤為重要。據統計[1-2],近年來我國肝功能異常的發病率逐年上升,但疾病譜已發生變化,病毒性肝炎的發病率顯著下降,而非病毒性肝病的發病率有所提高,對于這部分肝功能異常者應當加以重視[3]。北京市大興區近年來居民數量日益增多,人口流動性日益增大,這可能導致肝功能異常者疾病譜發生較大變化,但是目前尚無對該地區的相關研究報道。鑒于此,本研究回顧性分析了大興區人民醫院2007—2017年來收治的肝功能異?;颊?009例的臨床資料,探討其疾病譜的變化趨勢,為指導臨床經驗性診斷和有效干預提供參考,現報道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收集2007年1月至2017年12月北京市大興區人民醫院因肝功能異常原因待查住院的患者2009例。所有患者臨床資料均完整可靠,包括性別、年齡、主訴、現病史、既往史、個人史、月經婚育史、家族史、臨床癥狀、體征、實驗室和影像學檢查、診斷及治療等。主要輔助檢查方法包括血常規、肝功能、甲型肝炎病毒標志物、乙型肝炎病毒標志物、丙型肝炎病毒標志物、戊型肝炎病毒標志物、自身免疫抗體和腹部影像學檢查;影像學檢查主要為腹部彩色多普勒超聲或腹部CT、腹部MRI、磁共振胰膽管造影等,經上述檢查均無法明確肝功能異常病因者可進行肝穿刺活體組織檢查術(簡稱肝活檢)以明確診斷。
  1.2 方法
  對上述病歷資料進行回顧性分析,明確2007—2017年2009例肝功能異常者的疾病譜構成(病毒性肝炎、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藥物性肝損害、酒精性肝病、未能明確病因、膽源性肝損害、肝癌、自身免疫性肝病、非嗜肝病毒感染)、排名前4位疾?。ú《拘愿窝?、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藥物性肝損害、酒精性肝?。┑恼急茸兓厔?、排名前4位疾?。ú《拘愿窝?、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藥物性肝損害、酒精性肝?。┑男詣e構成變化趨勢、排名前4位疾?。ú《拘愿窝?、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藥物性肝損害、酒精性肝?。┑哪挲g分布變化趨勢。
  1.3 統計學方法
  應用SPSS 22.0統計學軟件進行數據分析,計量資料用(x±s)表示,采用t檢驗;計數資料用[n(%)]表示,采用χ2檢驗,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2009例肝功能異常者疾病譜構成
  2007—2017年2009例患者共涉及9種疾病,排名第1位者仍為病毒性肝炎,其次為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藥物性肝損害和酒精性肝病等,出院時仍有3.09%的患者在進行肝活檢后仍未能明確病因。
  2.2 排名前4位疾病的占比變化趨勢
  2007—2017年病毒性肝炎的占比呈下降趨勢,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藥物性肝損害、酒精性肝病的占比均呈上升趨勢。
  2.3排名前4位疾病的性別構成變化趨勢
  2007—2017年病毒性肝炎和酒精性肝病患者男性比例始終高于女性;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患者中男性比例呈上升趨勢,女性比例呈下降趨勢;藥物性肝損害患者中男女比例處于小幅波動狀態,未發現明顯的變化趨勢。
  2.4 排名前4位疾病的年齡分布變化趨勢
  2007—2017年病毒性肝炎患者始終以老年人居多,青少年占比逐年降低;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和酒精性脂肪肝患者中,老年人占比呈下降趨勢,青中年人占比呈上升趨勢;藥物性肝損害患者中青少年和老年人占比呈上升趨勢;未發現酒精性脂肪肝中有青少年。
  3討論
  3.1 肝功能異常疾病譜構成分析
   本研究結果顯示,2007—2017年大興區人民醫院肝功能異常者共涉及9種疾病,排名第1位仍為病毒性肝炎,其次為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藥物性肝損害、酒精性肝病等,與國內其他地區研究結果一致[4-5],均顯示病毒性肝炎仍為首要原因,但在疾病排名方面存在一定差異,這與人群地區分布、飲食和生活習慣、人口流動性等多種因素的差異有關。
   排名靠后的幾種疾病同樣不可忽視。膽源性肝損害為慢性膽囊炎、膽石癥等膽管疾病直接引起的囊床區局灶性細菌學炎癥和功能性損害所導致,由于癥狀、體征和輔助檢查結果與病毒性肝炎類似,容易誤診,但經仔細調查病史、觀察和治療,可發現該病并不具備病毒性肝炎的特征,可加以鑒別。自身免疫性肝病在歐美國家的發病率較高[6],我國相關報道亦逐漸增多[7],有逐年升高的趨勢,需要引起足夠的重視。自身免疫性肝病以中年女性較易發病,且多與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共同存在,臨床上該病呈慢性活動性肝炎的表現,與病毒性肝炎極為相似,需要進行仔細鑒別,且該病發病初期會出現關節酸痛、低熱、乏力等表現,容易被誤診為關節炎和結締組織病,發病一段時間后才可能出現慢性活動性肝炎的相關癥狀,如果發生誤診,則可能加速疾病進程,而且與病毒性肝炎進展至肝硬化的時間比較,該病患者所用時間可能更短[2,8],因此,及時而準確的診斷和治療尤為重要。
  本研究中,在出院時仍有3.09%的患者未能明確病因,雖然醫學上對肝臟疾病的認識不斷深入,檢測手段不斷革新,但肝臟疾病病因復雜、臨床表現多樣,一些疾病如慢性和隱匿性肝炎、遺傳代謝肝病和原發性膽汁性肝硬化等可能無法通過癥狀、體征和輔助檢查來明確診斷,需要采用肝活檢才能確診[8]。目前國內大多數醫院已經開展肝活檢以明確病因,但其屬于有創操作,一些患者和家屬并不能接受,而且穿刺后病理標本結果的判讀需要相關人員具備較高的專業水平和臨床經驗以保證診斷的準確性,這亦是制約肝活檢在臨床應用的重要因素。   3.2 排名前4位疾病的占比變化趨勢分析
   本研究中,排名第1位的病毒性肝炎占比逐年下降。長期以來,該病在我國肝臟疾病譜中占據絕對比例,但是隨著新生兒乙肝疫苗接種的大范圍普及,我國乙肝病毒感染得到有效控制[9],再加上近年來我國加強在社會人群中的病毒性肝炎健康宣教工作,因此非感染性肝病在肝功能異常構成比中的比例逐年上升,需要引起重視,及時采取正確的診斷方法尋找病因,以降低肝臟疾病進展至晚期的風險。雖然國內各類型病毒性肝炎的發展態勢已得到遏制,但是仍然需要提高警惕,除乙型肝炎外,其余類型肝炎的傳播途徑、診斷、預防和治療措施同樣需要廣大醫護工作者加強學習,相關部門也應繼續加強對社會人群的宣教工作,提高其對各類型病毒性肝炎防范的重視程度。
  本研究中,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占比呈上升趨勢。該病是歐美等發達國家和我國富裕地區慢性肝病的重要因素,這與經濟快速增長、人們生活水平的大幅提高、生活物資的不斷豐富、飲食和生活習慣的改變等密切相關。本研究調查的患者位于北京市大興區,是離北京市區最近的郊區,人口流動性大,在過去的數十年中,人們生活和工作節奏加快,飲食結構多為高油、高糖、高脂,導致營養過剩,肥胖、糖尿病、高脂血癥等人群的比例顯著上升[10],均為導致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占比上升的重要因素。雖然該病進展緩慢,通過積極治療和改變生活方式,患者預后良好,即使是已經并發脂肪性肝炎和肝纖維化者,如果能夠及時得到診治,肝組織學病理狀態仍可獲得逆轉,但如果不能得到及時診斷和治療,則可逐漸進展為肝硬化,預后較差,因此對于該病的預防和診治尤為重要。
  本研究中,藥物性肝損害的占比亦呈上升趨勢。隨著全球醫藥科技的迅猛發展,各類新藥層出不窮,并被廣泛應用于臨床,這使得藥物性肝損害的發生率逐年上升。有調查研究顯示[11],多數藥物性肝損害患者在明確診斷后均顯示有可致肝功能異常藥物的服用史,其中中藥和中藥制劑、化療藥物、解熱鎮痛藥、調節血脂血糖藥物等均是導致藥物性肝損害的主要原因。對于該病的控制主要在于預防和監測,一方面需要加強合理用藥制度的實施,另一方面對已知可能導致肝損害的藥物需要進行動態監測,以及時發現肝功能異常的情況并加以處理。
   酒精性肝病的主要原因是長期大量飲酒,疾病早期表現為脂肪肝,隨著疾病發展可逐漸進展為酒精性肝炎,甚至肝纖維化和肝硬化等不可逆的肝損傷,還可并發上消化道出血,嚴重酗酒時可能會引發廣泛性的肝細胞壞死,甚至肝衰竭和死亡。本研究中,酒精性肝病的占比呈上升趨勢,這與近年來我國居民膳食結構和生活方式的改變密切相關,飲酒頻率、飲酒量、飲酒方式、飲酒年限等均為決定肝損害的重要因素。酒精性肝病的治療方法主要為戒酒和營養支持,以減輕疾病嚴重程度、降低并發癥發生率,而對于該病的預防則以戒酒或控制飲酒量為主,但需要患者具備良好的自控力,同時需要家屬的配合與監督。
  3.3排名前4位疾病的性別構成和年齡分布變化趨勢分析
  本研究中,排名前4位疾病的性別構成變化趨勢顯示,病毒性肝炎和酒精性肝病患者男性比例始終高于女性,一方面與我國居民人口中男性比例較大有關,另一方面與女性相比,男性長期飲酒的概率更大,因此對于男性及有長期飲酒史的不明原因肝病患者,應當重點篩查酒精性肝病,一旦確診應當立即進行病因治療。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患者中,男性比例呈上升趨勢,女性比例呈下降趨勢,考慮其原因,可能是由于既往男性進行體育鍛煉的機會更多,但隨著近年來我國國民健身的熱情不斷高漲,女性進行體育鍛煉和飲食控制的比例上升,導致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患者中女性比例下降[12-13]。因此對于肥胖、運動量少的人群,應當重點篩查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并給予合理的飲食和運動指導。藥物性肝損害患者中男女比例處于小幅波動狀態,未發現明顯的變化趨勢,因其缺乏特異性的臨床特征和指標,故該病的診斷一直是難點,今后可進一步開展相關研究進行探討。
   本研究中,排名前4位疾病的年齡分布變化趨勢顯示,病毒性肝炎患者始終以老年人居多,青少年占比逐年下降,這與我國乙肝的有力防控有關;藥物性肝損害患者老年人占比上升,由于老年人群基礎疾病較多,各組織器官機能下降,尤其對于藥物的耐受力較差,發生藥物性肝損害的概率明顯高于非老年人群,另外還與我國人口老齡化進程的加快、醫保制度的不斷完善、老年人群就診率提高等因素相關,因此對于老年人肝功能異常的篩查、診斷和治療是廣大醫務工作者的重中之重。本研究中,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和酒精性脂肪肝患者中的老年人占比呈下降趨勢,青中年占比呈上升趨勢,這可能與近年來我國人民飲食結構和生活習慣的變化有關,代謝性疾病的發病人群越來越年輕化,故需要增加青中年人群常規體檢的頻率,并囑其注意飲食和生活的改善,以預防和盡早發現相關疾病,并進行科學干預。藥物性肝損害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中青少年占比呈上升趨勢,這是因為近年來,隨著我國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青少年的飲食結構發生了改變,肥胖者比例顯著上升,然而我國一些父母并未對青少年肥胖進行關注,尤其是嬰幼兒時期[14],因此,相關部門應進一步加強對家長進行青少年肥胖的危害性和預防措施的指導,社區醫院也應對青少年兒童生長發育進行有效監督,預防青少年兒童肥胖的發生,并及時給予正確的干預。另外,青少年兒童肝腎功能發育不完善,對藥物的代謝能力較弱,容易引起不良反應,近年來,隨著藥物種類的不斷增多,兒童藥物性肝損害的發生率有所上升,還有一些家長未經醫生的指導擅自給兒童服藥,可能導致藥物過量或藥物不對癥等情況,因此,兒科醫師應當在充分了解藥物的各種不良反應和兒童基本情況的基礎上,慎重選擇藥物種類和給藥劑量,對于可能出現藥物性肝損害的藥物應及時監測,以預防和盡早診斷藥物性肝損害。
   綜上所述,隨著我國社會進步和醫學診療技術的不斷革新,肝功能異常的疾病譜不斷發生改變,以往發病率占絕對比例的病毒性肝炎正呈下降的趨勢,而非感染性肝病如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藥物性肝損害、酒精性肝病、肝癌、膽源性肝損害、自身免疫性肝病等發病率正在悄然上升。需要注意的是,病毒性肝炎和藥物性肝損害患者中以老年人居多,對于老年人肝功能異常的篩查、診斷和治療是廣大醫務工作者的重中之重;而且兒童藥物性肝損害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發病率正在上升,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和酒精性肝病的發病人群亦趨于年輕化,需要注意對這部分人群的臨床篩查和監測工作。另外,一些發病隱匿、癥狀和體征呈非特異性、進展緩慢的疾病在診斷上尤為困難,需要廣大臨床工作者提高對相關疾病的重視程度,并加強學習,熟練掌握各種疾病的發病原因、特點和診治措施,必要時進行肝活檢,以及時作出正確診斷并進行治療,有效控制疾病進展,改善患者的預后[15]。   [參考文獻]
  [1] 俞海英,郭銀燕,潘劍,等.10年肝病住院患者疾病變化趨勢分析[J].肝臟,2014,19(3):200-203.
  [2] 李丹,高杲,江紅,等.近10年肝病住院患者疾病變化趨勢分析[J].肝臟,2015,20(10):779-782.
  [3] Makvandi M.Update on occult hepatitis B virus infection[J].World J Gastroenterol,2016,22(39):8720-8734.
  [4] 孫艷華,林之莓,項曉剛,等.肝功能異常構成比2510例臨床資料分析[J].肝臟,2016,21(8):623-625.
  [5] 鄒正升,李保森,黃昂,等.近10年4種常見的非感染性肝病患者臨床特征及變化及趨勢分析[J].實用肝臟病雜志,2014,17(5):475-478.
  [6] Hadzic N,Hierro L.Autoimmune liver disease:Novelties in management[J].Clin Res Hepatol Gastroenterol,2014, 38(3):273-276.
  [7] 李博,王綺夏,馬雄.自身免疫性肝病2016年研究進展[J].中華肝臟病雜志,2017,25(2):100-104.
  [8] Alisi A,Pampanini V,De Stefanis C,et al.Expression of 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 I and its receptor in the liver of children with biopsy-proven NAFLD[J].PLoS One,2018,13(7):e0201 566.
  [9] 楊淑琪.新生兒接種乙肝疫苗效果評價及低、無應答者再免疫效果的預防分析[J].中國社區醫師,2018,34(16):169,171.
  [10] Uchida D,Takaki A,Adachi T,et al.Beneficial and paradoxical roles of anti-oxidative nutritional support for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J].Nutrient,2018,10(8):E977.
  [11] 許雪飛,王菲,劉芬,等.藥物性肝損傷臨床調查及影響因素分析[J].中國臨床藥理學雜志,2014,30(3):216-218.
  [12] 張媛媛,楊龍艷,王巖,等.中國北京人群高尿酸血癥與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相關性研究[J].中國醫藥導報,2020,17(11):111-115.
  [13] 徐靜遠,邵勇,魯曉嵐,等.老年居民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影響因素和死因分析[J].中華肝臟病雜志,2019, 27(3):204-209.
  [14] 馬淑婧,張艷青,羊柳,等.1991—2015年中國9個省份兒童青少年超重和肥胖率的變化趨勢分析[J].中華預防醫學雜志,2020,54(2):133-138.
  [15] 袁平戈.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病的診斷和治療探討[J].西部醫學,2009,21(2):333-336.
 ?。ㄊ崭迦掌冢?020-09-22)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koolbidz.com/6/view-15395769.htm

服務推薦

?
女人自熨全过程视频免费,亚洲欧美日韩V在线播放,特别黄的视频免费播放,婷婷俺也去俺也去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